打印纸张 字号选择:超大 行高 带图打印 返回原文

首页 > 人文频道 文学创作

一生所爱(小小说)

2014年12月01日 09:49

青年人追逐的时光和老年人背后的光阴长度大致相等。但是,青年人往往觉得时光是个晃悠悠的老头儿,漫长地可以像暴发户般任意挥霍而心安理得;老年人却觉得背后的光阴像一辆疾驰在美国50号公路上的跑车,未知的终点令人惶恐不安。

年轻人没有什么可回忆,于是就展望。老年人没有什么可展望,于是就回忆。

微闻鸡鸣,浑身打了个激灵,他一咕噜爬起来,扯上衣服套上鞋,拎上昨晚想了一夜的“点子”,追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一路狂奔。

小张是镇上信用社的一名外勤,他呀,想来就郁闷,催收第一笔贷款就十分棘手。客户是村里的一对王姓老夫妻俩,王大爷是村里有名的暴脾气,绰号“王大炮”,三句不合就要发飙。大爷大妈听力又不好,上次就因为晚上去他家敲门,老夫妻俩没听出他是谁,放狗追了他三四个田埂,连滚带爬地裤子都被拽烂,狼狈极了。跑了三四回,连个门儿都没让进。

这不,只得另辟蹊径。

他跟个贼似的东张西望,找到了昨天跟村民打听的那片田,捋起裤腿,拿起镰刀,鞋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,埋头割将起来,得亏平日在家也常干农活,并未感到吃力。

正埋头割着,后面忽听大喝,“哪个在我家田里!”他赶忙回身去看,果然是王大爷。可他上半身转的太快,下半身还陷在泥里,险些栽倒。

“王大爷,是我啊,信用社小张。”想起他家的大黑狗,小腿还是微抖。小张细一瞧,大黑狗就坐在大爷身后盯着自己,不知是不是就它报的信。

“你小子大清早来我田里干啥,我还以为是贼呢?”那时农村时不时还真有人家丢谷子的。王大爷显然有些火气,后面的大黑狗也是狗视眈眈。

“大爷您别误会了,我看您家今年收成好。二老年纪大了,我又常干农活,特地一大早就过来给您帮衬帮衬,也能早点收割完啊。”他扬了扬手里的镰刀,指着身后自己挥汗如雨的“战果”。

大爷这才微微点头,吸了口手里奄奄一息的“烟屁股”,看了眼,扔到地头用脚尖碾了碾,说道:“ 你小子,要真是一大早肯来田里帮我干活这么简单,那真是狗都能犁田了,跟我抖机灵,你还早着咧!”身边的大黑狗低头不语,用前脚在耳边连擦了几下。

他嘿嘿笑道,深一脚浅一脚,从兜里掏出早已备好的香烟火柴,给王大爷点了根烟,“是是是,那哪敢呢,我的小心思在您眼里还不跟明镜儿似的。只是啊,好几次去您家,您都忙,没好打扰。我不是刚刚接手这一片,好多事还要您老多照应呢!您老要谅解啊。”他边瞅着大爷的脸色,边试探性的往那路子上引。

“小张啊,大爷心里明白,这些年收成这么好,真是多亏了信用社的帮忙呐,前阵子手头太紧了,你大妈身体也不好,耽误你空手跑了好几回,我心里也过意不去,你放心,等收割完了,一准给你!”王大爷说着又拍拍他的肩膀,“小伙子挺机灵,一大早干活没吃呢吧!走,家去陪大爷喝一杯!”

自那以后,小张和大爷成了忘年交,大爷去世,小张还前后忙活了四五天。

乡亲们就是这样,一旦真正感受到你的诚意,才能说出掏心窝子的话,解决问题的道路也就益发清晰起来。

“……哎哟,刚才那是梦呢,又梦见以前的事了!”醒来后老张干涸许久的眼眶有些湿润,心头也满是怅惘,一连好几日如此。

老张退休已有好些年了,他一直随儿子住在外地,岁数大了,记性越来越差,人又不大爱动。平日里不喜欢去这去那,买个东西,取个工资,都是儿子代办,因此也一直未曾回去看看。

唯一的爱好就是沐浴着半下午的阳光,在躺椅上翘着腿眯着眼,摇摇晃晃里间或嗦一口陪伴多年的老茶壶嘴儿。半睡半醒中脑海里的情愫就像被响动惊起的鸥鹭,扑棱棱地蹿出来,让人猝不及防,又像夏夜里熟睡时的蚊子,挥之不去,让人心烦意乱。

儿子挺孝顺,见老爸最近总呆呆地一个人出神,就问他是不是想老家了?要不就回老家探探亲,回单位看看去?可自己工作又太忙,没法陪着去,心里放不下,又挺纠结。爷俩左思右想,商议好了,老爷子一辈子生活工作在那,又不是什么大城市,不会丢的。儿子帮老爸买好车票,送到车站,再三叮嘱。老张一个人坐车回老家了。

下了车,老张茫然了,呆呆地杵在马路边上,佝偻的背部弓着像一个问号,看着来来回回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交通,他有点儿懵,这还是以前的小县城吗?

县城早已变了样,以前偏僻得草木横生的地儿都长出了挺拔的高楼,原先宽敞的单行道马路也早已告老还乡,取而代之的双行道却让人感觉拥挤。

问了几次路,脑海里的线索总算像刚熄灭的火堆,被吹了几口气,又开始冒几缕青烟,回转了过来。哦,原来这里竟离自己供职多年的老单位不远,何不先去看看。

一边“哧……哧……”地拖着鞋走着,一边四下里张望,拼命地将现在的影像跟记忆里的碎片比对,走着走着,看到前方是那座多年不变的政府大楼,心中一阵激动,单位就在马路对面!

岁月就是一位无情的老铁匠,丧心病狂地不停地敲打着身体上的各个部件,尽管老张很想像年轻时那样奔跑,可两条腿就像被地面吸住一般,仍只能缓缓地晃悠。

能看到的前方,脚总能到达。

只见前方一幢大厦,虽谈不上奢华,却也相当气派。正是:

“鎏金光耀四十行,

星罗棋布二八乡。

红红火火正春风,

熙熙攘攘竞名扬。”

“庐江农村商业银行...”老张喃喃道,“莫非走错路了?不应该啊,模子还在啊”,老张边纳闷边从兜里摸出老花镜,往眉间推了推,背着手,又四周转了一圈,心想还是进去看看,好歹问清楚再走。

老张正准备推门,门自动开了,老张有些害怕,先探了一步,这才放心地走了进来。

大厅里人真不少,顾客手里都拿着从一台机器里取出的号码条,坐在等待区的座椅上,要么玩手机,要么聊着天,并不像老张那会儿,都一窝蜂挤在柜台前,业务办得稍微慢点后面就有人发牢骚,乱哄哄跟菜市场一样。虽然同是在等着,心态看起来比过去平和不少。

老张心想,现在银行还要挂号啊,眉间拧成一股麻绳,仔细打量着这营业厅。

小李是农商行的大堂经理,小姑娘活泼可爱,热情开朗,遇人总是笑嘻嘻的,负责给顾客答疑解惑,引导顾客快捷地办理业务。

“老人家您好,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?”这不,小李见老张东张西望的走进大厅,看起来是有什么事,便就主动上前询问。

老张一愣,没想到会有人过来接待,微低着头,眼镜挂在鼻尖,透过镜框上部看着小李,问道:“小姑娘啊,我想问问呐,这里以前的信用社呢?”老张说完就有点担心,觉得这样问是不是有点唐突,手搓着衣服边,站在原地不动。

“这里就是以前的信用社呀,您可能有所不知,现在的农商行前身就是信用社,近几年呀,信用社发展很快,通过改制,现在就是农村商业银行了,改制后的农商行所能提供的服务就更全面了。”小李一边有条不紊地跟老张解释道,一边总忘不了介绍业务:“您看,相比以前,我们的人性化服务提升在各个方面,比如针对老年客户普遍喜欢存定期存单,我们新推出了‘定期一本通’存折,可以将所有的定期存单集中到一本存折上,既防止了存单丢失,又能对账单一目了然,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……”

老张的眉头随着小李的介绍,慢慢融化成笑颜,扑通一上午的心终于安分守己起来。

“张师父!”

真是久违了的称呼,老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脑海里浮现了那个朝气蓬勃,极像二十几岁时的自己的那个年轻人——如今的王主任,刚上班的他什么都不会,但却勤奋聪明,深得老张的青睐。老张将自己的本事倾囊相授,小伙子也很争气,在外边就听说后来发展得不错……

王主任双手紧紧地抖着老师父的手:“师父,您来了怎么都不说一声呢,我也好去接您啊!哈哈,不愧是师父,这么些年了,一回家就到单位报到来了!”

老人也激动地略微有些颤抖,说:“你小子,还是这么鬼机灵!”

“师父,您看,如今咱们农商行大不一样了吧,看柜面上,清一色都是选拔进来的大学生,比起我们当年的‘杂牌军’,如今可是人才济济呢!”王主任拉着老张的手,边走边讲,“我们改制以来啊,存款上涨了好几倍,各项业务也是蒸蒸日上。您老当年起早摸黑下队收贷款的精神我们没有丢,如今的不良贷款清理也是步步为营,成效显著。同时呢,也在积极探索一些适合我们农商行自己的路子,既要有清晰的自我定位,又要眼光瞄准长远。怎么样,我们这帮年轻人没辜负您们老一辈的期望吧?”

“好,好哇,我老张头高兴啊,这如今的农商行可是我们三代人的心血啊,信用社还在那就好啊,往后这天下,可就靠你们拼搏啦!”

老张多日里的忧愁此刻好像突然烟消云散,望着大厅里开开合合的自动门,似乎陷入了沉思,时光仿佛又回到了那年那人那狗的青葱岁月,渐渐地,露出了笑容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renwen.ahljnews.com/2014/1201/24320.shtml